刘美钰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浏览: 2

刘美钰一大清早起来他就问我名字,我反问:昨晚你不是越叫越起劲...-言情小铺 刘美钰第1章 她不是她 K市赫蒂豪华商务酒店108层,皎洁月光透过落地窗,映在欧式雕花圆床上。 许皎费力睁开眼,视线扫极之处,美眸盛满惊讶。 圆床上,一缕米白轻纱裹着她不着寸缕的曼妙曲线,蕾丝轻薄抹胸包裹着呼之欲出的丰盈,一条透纱小三角,勾勒着饱满而不过分丰腴的粉臀,视线再往下,修长莹白的美腿被两条结实粗黑的绳子捆在床角。 无力,头昏脑涨,这是哪里? 目光环绕四周,极其奢华的内饰映入眼帘,头顶绚烂璀璨的水晶吊灯,空气


刘美钰一大清早起来他就问我名字,我反问:昨晚你不是越叫越起劲...-言情小铺

刘美钰
第1章 她不是她
K市赫蒂豪华商务酒店108层,皎洁月光透过落地窗,映在欧式雕花圆床上。
许皎费力睁开眼,视线扫极之处,美眸盛满惊讶。
圆床上,一缕米白轻纱裹着她不着寸缕的曼妙曲线,蕾丝轻薄抹胸包裹着呼之欲出的丰盈,一条透纱小三角,勾勒着饱满而不过分丰腴的粉臀,视线再往下,修长莹白的美腿被两条结实粗黑的绳子捆在床角。
无力,头昏脑涨,这是哪里?
目光环绕四周,极其奢华的内饰映入眼帘,头顶绚烂璀璨的水晶吊灯,空气里弥漫着蓝色妖姬醉人的香气。
“砰——”
许皎吓了一跳,美眸紧盯总统套房大门,门开走进一个男人,脚步凌乱,踉踉跄跄朝她所在的圆床过来。
“景崇睿?”许皎尖叫,此刻却发现自己的声音,柔媚如黄莺,引人诱惑。
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声音!
“谁……”景崇睿嗓音喑哑,犹如暗夜沙沙作响的晚风,令人心痒。
许皎没来得及缓过神,景崇睿钢铁般的身躯,已经倾压而上,隔着黑色衬衣,他肌肤的滚烫温度,像电流似的渗进她的身体。
奇怪的很,许皎身体不自主的扭动起来,心内无比空虚,两腿不安分蹭上景崇睿结实有力的大腿。
“水!好渴……要……你……”许皎忍不住低吟出声。
好痒,她中了邪般,缠绕上景崇睿精壮的腰肢,他呼吸急促,西裤撑起一大块。
景崇睿昏昏沉沉中,低眸凝视身下的女人,陌生的面孔,那声景崇睿,却是无比熟悉,这个女人到底是谁?
不容他细想,身体膨胀的火焰,吞噬着他最后一刻的理智,皮带扣被她轻咬一下,清脆的弹出,“哐当”抽出,滚落在地。
“既然想要,那我就成全你。”景崇睿密密绵绵的吻堵住许皎粉嫩欲滴的唇瓣,辗转啃咬,身下猛地挺动。
许皎惊呼出声,痛得后背拱起,她抓住男人宽阔有力的肩膀,指甲毫不客气掐入他光滑的皮肤。
痛楚很快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欢畅的送迎。
景崇睿宛如暴怒的雄狮,疯狂肆虐,许皎在他的猛烈之下,毫无还击之力,两条泛着玉泽的长腿,无力的勾住他修长的脖颈。
轻纱晃动,雪白肌肤与麦色肌理糅合在一起,痛快交融。
这是景崇睿的第一次尝到女人如水的滋味,身下女人粉嫩的唇瓣,令他爱不释唇,浅浅吸吮后,猛地一咬,痛得小女人睁大迷蒙的水眸,盈盈水光,清楚的映出他棱角深刻的面庞。
“疼?”景崇睿蓦地停下,瞧着怀中女人蹙紧的细眉。
许皎轻轻嗯了一声,紧闭双眼,撕裂的痛楚夹杂着淋漓的快感,让她有些神思恍惚。
景崇睿莫名心疼起来,放慢了动作,俊眸第一次浸满了柔情。
许皎承受着他时而剧烈时而温柔的冲撞,当过山车快要到顶峰时,景崇睿忍不住一声低吼,极乐过山车登顶,从悬崖落入星辰大海。
尾声的潮汐涌动,景崇睿吻上她珠玉般的耳垂,哑着嗓子道,“你叫什么?”
许皎的药性逐渐恢复,渐渐看清眼前的男人,精雕细刻的高挺鼻梁,绯色饱满性感的薄唇,时刻勾人魂魄的清澈俊目,裸露的身材,挺直高颀,就连女人也不得不赞叹的上帝容颜。
这不是景崇睿,又是谁?
她刚想开口说自己是许皎,话临嘴边,又收回,转而换了一句,“景崇睿,你不认识我?”
景崇睿深沉的俊眸,在她脸上来回扫过,如星斜眉挑起,“我该认识你?”
话毕,景崇睿掉落在地的西服口袋,短信震动,他一步长腿迈下床,捡起西服,打开手机。
“景总,不知我们星光传媒的温凉,您还满意吗?这《镜中花》的配角女二号,已经开始挑选了,景总能否给我们家温凉一个机会呢?”
字字看下去,景崇睿柔和的面色逐渐冷沉,语气凉薄,“你叫温凉?”
床上许皎身体僵硬,满目错愕,“我叫温凉?”
她脑海里浮现了最后一刻的记忆画面,熊熊烈焰中她被锁在衣柜里无法动弹,经纪人在别墅外的哭喊声哥,以及电话里闺蜜宁问恶毒的讥笑声。
“娱乐圈再也不会有许皎了,只会有我宁问!”
火光吞噬了她的身体,吞噬了她最珍贵的友情和爱情,吞噬了她许皎的一切。
不待许皎在记忆里痛苦的搜索,景崇睿掀起被子裹住她的身体,把她像垃圾一样甩到地上。
“就凭你这点姿色想博出位,也不照照镜子看看!”
许皎这一下摔得很疼,也摔得清醒,她忍着下体剧烈的疼痛,飞快跑进浴室,不可置信的看向镜子里的女人。
弯弯细眉,泛着点点泪光的美眸,右眼尾处有一粒绯红的泪痣,往下是秀挺精致的鼻梁,还有一张诱人樱花瓣似的粉唇。
这张脸太陌生,肌肤细腻白皙,顶多十八出头,五官有些许稚嫩,只是那一双泪眸,含着饱经世事的沧桑。
一头莹润光泽栗子色的微卷斜分长发凌乱散落在肩头,许皎拿起针梳梳顺了发尾,懵懂的神智慢慢清明。
她大概了解,以前的许皎已经死了,而她进入的这具身体,是一个叫做温凉的女孩。
浴室门突然砰砰作响,许皎,呃……不,温凉惊得一颤,迅速扯下壁挂上的浴巾,裹住满是紫痕的身体,镇定下来道。
“谁?”
“我是来做打扫服务的,景总已经离开了,这位小姐,您还要住吗?”
“不了,我马上就走。”温凉听见景崇睿已经离开,立即冲向床头,拿起自己的衣服,光速穿好。
口袋里手机铃声作响,温凉见显示屏幕上是写的“冰哥哥”,不由接听,小声试探性的,“喂”了一声。
“小凉,怎么公司里聚会,你到底去哪儿了?怎么还不来?哥哥我担心死你了!”那头传来男性焦急的声音。
温凉心中有数,这约莫是温凉的哥哥温冰了,她掩饰的笑了笑,“没事,我肚子疼,去买了点药,哥哥你在哪儿啊,我来找你。”
“我们在7402包厢,你快过来吧,别人都在跟刘总喝酒呢,你赶紧来,指望他能推荐你去试镜。”温冰推了推灰色边框眼镜,他目光焦灼的看着热腾腾的聚会,心里连连哀叹妹妹运气不好。
温凉一路上翻看通讯录,最近通话显示的是“宇文含玉”,宇文含玉是谁?
第2章 我回来了
推开包厢,欢声笑语入耳,所有人停下动作,朝她看来,十几号人,其中一个带灰色边框眼镜的男人,欣喜的站起,“小凉,快过来。”
目测是电话里的温冰,温凉快步过去,经过一阵香风,多看了几眼,一个打扮精致鹅蛋脸的女孩,凤眼娇笑,端着高脚杯,眼底笑意古怪。
“温凉,这么热闹的聚会,我就知道你不舍得错过。”
温凉微怔,她这话,叫包厢的气氛凝固成霜,紧接着她语气假意惊讶,“哎呀呀,我忘了,温凉可是我们星光传媒最美的女神,自然是有特权迟到咯。”
温冰皱眉,打断她的阴阳怪气,“宇文含玉,小凉只是肚子疼,路上买药耽误了时间而已而已,你就别开玩笑了。”
宇文含玉?
温凉眯起微冷的美眸,手机最近通话就是她,时间是在一小时前,自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景崇睿的总统套房,恐怕跟着宇文含玉脱不了关系。
“小凉啊,这次《镜中花》女二号的试镜,我推荐了你和宇文含玉,毕竟你们俩在公司当练习生两年了,本来想让你们弄一组合出道,但现在人气不够,还是双栖发展,影视唱片两手抓。”
刘总微醺,语气高亢,他手底下两块底牌,是时候该压出去了。
“谢谢刘总了,我和温凉,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。”宇文含玉一杯酒笑盈盈敬过去,自信心十足。
温凉随后敬酒,聊表谢意,面上没有太多的欣喜。
聚会很晚结束,温冰送温凉回到公司宿舍,自己离开。
宿舍狭窄阴潮,温凉翻看抽屉,寻找这副身体的有关记忆,抽屉里很多明星海报,最上面赫然一张俊男美女海边依偎的海报。
俊男是景崇睿,美女是许皎。
温凉的记忆倒回三年前。
三年前,许皎凭借《水中月》女一号的精湛演技,夺得金鸡奖视后,而男一号景崇睿同名影帝,界内都称他们二人是荧幕最佳情侣。
可许皎并不爱景崇睿,她一直暗恋大学学长司寇泽,早与他隐婚,可惜生长在娱乐圈这片泥泞的土壤,许皎不得不装作单身,在荧幕上与景崇睿你情我侬,赚取眼球和收视率。
最后的结果,许皎别墅发生火灾,铺天盖地的报道指责她是小三插入闺蜜婚姻,景崇睿遭受打击退出娱乐圈,而光芒四射的许皎,天上皎皎明月就此陨落。
可谁也没有想到,那样的许皎,竟会重生。
桌前年轻的女孩,握紧双拳,苍白嘴唇咬出血,双眸死死瞪着灿烂明媚的海报,海报出自娱乐圈最高端的杂质ZIN,她食指狠狠戳上ZIN的logo,语气坚定。
“宁问,司寇泽,我回来了。”
……
翌日,《镜中花》试镜选角。温凉心里很清楚这次选角的重要性,成功出演《镜中花》中丫鬟映月一角,不仅能靠近恒慧格格的扮演者宁问,还能助她重新在娱乐圈崭露头角。她的计划就从这儿开始吧。
一张张新面孔出现在试镜现场,导演章钰辉斜斜的靠在一张椅子上,微微眯起的目光犹如探照灯一般扫过眼前这一排莺莺燕燕,目光倏然停在了一个高挑的淡蓝色影子上,眼睛里闪过一抹精光。
在众多搔首弄姿、涂脂抹粉的女子中间,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犹如出水芙蓉,在炎炎夏日流淌过的一抹清泉咕咕在心头,似乎是觉察到他的目光,女子朝着他微微眨了眨眼睛,似顰微蹙的细眉下似乎藏着一个蓄势待发的小精灵。
他收回了目光低头翻阅出了她的资料:星光传媒,温凉。
这个小女子,有戏!
试镜正式开始,题目是:丫鬟映月勾引驸马。在场的试镜者松了口气,导演章钰辉不是挺会选人的吗?怎么选这么简单的一出戏,太没有挑战性了。
一个个表演下来,章钰辉坐在那儿也昏昏欲睡,所有的表演太俗套。
轮到宇文含玉表演,她只是轻轻的扯了扯斜襟的搭扣,眼角眉梢都飞出了一抹春情,纤纤十指柔若无骨的按在了驸马的手腕上,“驸马爷,您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。”
之后她就起身道谢,看到即将开始表演的温凉走过去轻轻咳嗽了一声,“温凉,你可要好好表演,我们都是星光传媒的人,不要给我丢脸,还有,如果你觉得表演有难度,趁早弃权才是最明智的选择。”
刚刚她的表演娴熟逼真,映月这个角色非她莫属了,温凉不可以有更出彩的表演。
“含玉姐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温凉缓缓看过去,轻轻巧巧的一句话说完就缓步朝着驸马走去,她的表演开始了。
“你……该死!”宇文含玉瞪着那一团身影好似吞了一只苍蝇,她是比温凉大了些,可她没让温凉叫她姐。
“我诅咒你眼瞎腿瘸!”她低声咕哝了一句盯着场上的表演。
温凉凝视驸马,细眉蹙紧,“驸马爷起夜,天冷披件大氅。”
驸马惊异,“你怎知我起夜?”
温凉面红耳赤,羞怯垂目,绞紧手帕,“我……我晚上听到庭院有人叹气,以为贼人,便偷偷隔窗窥探,不想是驸马爷……”
驸马微愣,突然心尖尖痒了下。
温凉抬头,面色平静地朝向评委鞠躬致谢,“我的表演完毕。”
她再抬头,章钰辉眼中漫过惊喜,站起来拍手称赞道,“看来研读剧本很认真,角色把握得不错。”
宇文含玉不服气,不冷不热的说:“章导演,讲讲呗,我们也好知道死在哪儿?”
“温凉,你说说。”章钰辉拧了拧眉重新坐下。
温凉颔首,神情平和,不快不慢的说道,“映月的角色定位是丫鬟,注定不可僭越,府上丫头学过规矩,不会像青楼女子放荡主动,她即便想勾引驸马,也得寻找格格不在的时机,如此偷窥便是常事,让驸马知道她在偷偷关注,还贴心叮嘱,我想任何想出轨的男人都不会拒绝这样的女人。”
“你这是歪曲角色,你怎么知道驸马要想出轨,要不是映月勾引,驸马怎么可能……”宇文含玉忍不住插嘴了。
温凉冷冷打断她,嘴角闪过讽刺,“出轨这种事讲的是你情我愿,若是只有映月有心,驸马无心,那映月就算是脱光了站在驸马面前,驸马爷只会转身离开。”
章钰辉霍然起身:“温凉的表演恰到好处,映月这角色定了温凉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他说着走向了温凉伸出了手:“欢迎加入《镜中花》剧组。”
第3章 只是运气
宇文含玉向前走了几步要争辩几句,可看着章钰辉一脸嫌弃的神色退缩了。章钰辉在影视界的位置谁都清楚,得罪了他就别想在这个圈子好好混了。
“这么快!?”温凉心里还是一惊。
章钰辉眼底闪过了一抹不易觉察的微笑,没再说什么就转身和几个剧组人员一起离开。
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?
温凉站在原地不由抬手抚摸着自己的脸,肤若凝脂。不可能的!她摇了摇头转身急匆匆穿过人群回宿舍。
还没到宿舍就接到了温冰的电话,“小凉,太好了,我听说了,你居然被选中了,要知道章导是出了名的选角苛刻。”
“只是运气好。”温凉淡笑,摸清楚导演的性子,角色只是手到擒来。
《镜中花》开机,温冰带着她进剧组。
一开始她的戏份不多,只是伺候格格而已,格格的扮演者宁问姗姗来迟,剧组会议之后她打算回房间研究一下剧本,房卡插入却没有任何反应,她蹙紧了眉叹了口气,决定下楼去前台看看。
电梯打开,她抬头看到了一个人——宁问。
真是,美丽的邂逅!
温凉淡淡的目光盯着眼前这个女人,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女人,她挺直的脊背犹如直指天空的剑麻刺在那儿。
宁问身穿黑色V领条纹紧身包臀裙,妙人曲线外套Givenchy廓形驼色大衣,十二公分的黑色尖嘴皮靴,这身打扮在寒冷的冬日,极其养眼,她戴着一副超大墨镜,遮住了大半个脸,妖艳红唇不耐烦的吐着字:
“这电梯可真够慢的,怎么安排在这个酒店啊?不是五星级的,脏不脏啊?”
蓦然看到电梯门口的温凉,她取下墨镜,上下扫了一眼,冷哼道,“这是剧组派来的助理么?倒是有心,在电梯口等着。”
说着,她手里的包包往温凉面前一伸,撒手后,扭腰转身,却听见包包哐当掉落在地。
“你知道这包多少钱吗?十几万的包你就给我扔地上?”宁问扭身美目瞪向温凉,这妮子嫩得掐出水,看得她心头一阵烦。
温凉藏在袖子里的手掐进手心,疼痛让她瞬间清醒,眼前宁问丰润的嘴唇一张一翕,犹如恶鬼的血盆大口将她吞噬,温凉努力平静剧烈的心跳。
还不到时间……
温凉抿紧嘴唇,全身刺儿一样的剑麻变成了木槿花浅浅一笑,“我是《镜中花》的女二号映月的扮演者,我叫温凉,你好。”
她蹲下身将地上的包包捡起,手伸到半空中。
宁问目光愣了些许,嘴角挂上笑容,“原来你就是温凉啊,不好意思影视圈没见过你,所以把你当成他们给我派的助理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
“没事,如果你不把墨镜拿下来,我也没认出你是宁问,你比之前丰腴了很多,更适合格格这个角色了。”温凉笑眯眯的把话推了回去。
说罢,她迈进电梯,电梯合上后,她后背靠上电梯冰凉的钢壁嘴唇不住的颤抖,透心凉渗进后背。
宁问站在电梯口抓着自己的包,肺部倏然被一团团火药填满,她抬手用力抚摸着自己的脸,又低头查看着身体线条,“我胖了?怎么可以胖了?”
“宁姐。”助理露露一路小跑过来战战兢兢叫了一句伸手去接她的包。
“别叫我姐!”宁问一把扯回了自己的包气呼呼的朝着前方走去,走了两步倏然站住回头盯着露露,“我警告你,从今天开始我要减肥,减不下去你给我走人。”
胖胖胖,娱乐圈最忌讳的就是胖,一胖毁所有!
露露忙不迭点头答应,冷汗冒了出来,她怎么得罪宁问了?
电梯徐然而下,温凉低头收拾好情绪,门开,她刚想出去,却撞上了一道坚硬的胸膛,熟悉的味道和错觉,让她大脑一轰。
司寇泽……她死也不会忘记的人!
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熟悉得深入骨髓的声线,依旧磁性动听。
温凉猛地往后退一步,一张俊逸非凡斯文帅气的脸,深邃黑眸,目光落在她身上,高挑秀雅的身材,身穿GXG最新极简系列,衬得他气质儒雅。
他身上的味道,还是她以前送给他的Jo Malone祖马龙香水,熟悉得令她心碎,现在恶心得让她反胃。
“我没事……”温凉垂下眼帘,逝去泪光,她快步走出了电梯,高跟鞋有些倾斜。
酒店大堂碰到温冰,他关切的摸了摸她的头,“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?”
他这妹妹,从小体弱多病。
温凉摇了摇头,神情略有些疲惫,一来就遇见两个仇人,心脏负荷真是受不了。
温冰看微信剧组群里的安排,意外道,“导演一早看中的男主角景崇睿,听说没谈拢,不愿接这戏,这临找了司寇泽,我刚才在酒店门口看见了,长得还挺帅的。”
“是吗?”温凉握紧水杯杯口,原来初定的是景崇睿,临时改成了司寇泽。
那么接下来的日子,就要和这二人一起度过了。
“小凉啊,你可要把握好机会,这算是我们蹭上大腕儿的戏了,要知道这宁问的片酬可是两百万一集呢。”
“哥,我有些累了,回房间休息。”温凉重新拿着房卡回房间研究剧本,既然和两个仇人在一起飚戏,她如果不表现好一些就辜负了这次机会。
晚上第一场戏,是恒慧格格发现映月形迹可疑,故意找茬儿审问她的场景。
机位准备完毕,章导演神情肃穆,“宁问,温凉,表现要有张力,但不能浮夸!”
温凉穿着厚重的旧布裙袄,目光移向宁问,她身穿织锦繁华秀袍,妆发隆重,白粉底,大红唇,一个艳冠群芳的恒慧格格形象。
反观温凉,由于角色定位是丫鬟,章导演让她洗干净脸素颜上阵,白净细腻的肌肤,不施粉黛,清丽脱俗,宛如雨后初笋,嫩生生的一张笑脸,看得司寇泽心间一荡。
听说她叫温凉,电梯里不小心撞得好像就是这个姑娘,没想到素颜如此耐看。
司寇泽看温凉的眼神,落在宁问美目里,她捏紧了大摆袖里的罗帕,忽然她一声哎呀,引去所有人的目光。
“阿泽,这个假指甲好尖,戳到人家好痛哦……”
司寇泽回神,快走到美艳的宁问身边,小心翼翼的捧起她的手,放到嘴边呼气,“好啦好啦,吹吹就不疼了。”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
每日为你推送最暖心的晚安故事
识别二维码
关注我们

全文详见:4642.html

TOP